解放军网,工程师,帝国,人口,跑车

在这座城市,哪个瞬间让你感到孤独? <#21---->

发布时间:

异乡漂泊,临近春节,想家想家想家。

年三十这天,到处张灯结彩,鞭炮声此起彼伏,家家忙碌,剁饺子馅,蒸馒头,炸鱼蒸虾,家家是忙的不亦乐乎。此时你不能回家过年,你的心情可想而知,我与你有同感。

说说我的经历吧,那是前年的腊月二十九下午,还剩一点货就卖完了,我和儿子说,明天我是否去拉货,上初中的儿子说,你要是感觉能好卖就去,我说过年拉一车好品质的货肯定好卖。

晚上八点到家顶着暴风雪封好车,告诉儿子在家别忘了贴对联,放鞭炮,煮饺子。安排好这一切已是快半夜了,睡了几个小时早上五点起床出发,这时已是腊月三十了。路上听着车外的断断续续的鞭炮声,心里有点说不出的感觉,为了生活能说什么,开车继续前行。六百公里后我到达了目的地,住宿老地方,可是吃饭却没地方,只好去超市买了一盒桶面外加一根黄瓜和西红柿,用刀切成块,问超市的要了点开水泡上,这就是我的年三十晚餐,看着外边的灯火辉煌,鞭炮隆隆,再想想远在家里的儿子,自己孤单单的一人在旅店吃着泡面,心里的孤独与酸楚别提啥滋味了。

第二天大年初一也得动身上货,想想自己也是为了生活,孤独又何妨?人生不就是在酸甜苦辣中努力前行吗?生活哪有一方风顺的,今天的孤独与酸楚不就是为了明天的幸福与甜蜜吗?想到这些,心里反而轻松了许多。

说到这里,我觉得人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,一个年不能回去过,不代表着下一个春节还在外边孤独。只要你努力,思想看的开,找点乐趣,转移一下思绪,一个年几天就过去了,关键是要看明天的我们应该怎样做。为了下一个春节的不孤独,努力奋斗吧。

深冬…天气有点干冷…我…在北方的荒原上……一个人漫步

…夕阳的余晖,铺满疮痍沙黄的大地,摆弄干枯枝桠的小果树,偶尔叽叽喳喳的麻雀,行色匆忙回家的路人,这一切的一切…只是为勾勒出我们的世界!那是属于我们......

→疯子的世界

…眼睛不停地找寻,远处土丘上的的星星之火,我似是看到了天真灿漫~来回移动的黑色身影,那可能…就是陪我一起长大…谈心…偷乐的可爱人儿,这儿 ...没有多余的场外音…在我们喜欢的这个季节…一群不知回家,土生土长的野孩子—“顽童”…笑声穿透良知...那么的单纯…与质朴…

泛着红丝..不知羞耻的—西下残阳,映衬出来的火苗…越来越亮,挑衅着黑的尊严...我听到了,那是我要找的…“无聊”的人儿!他们…此时此刻—都在一起

“这不是小刚蛮”…熟悉的声音

他→中等个,体型微胖,憨憨的笑容,整齐划一的牙齿…他→爱说笑,爱文字,爱思索…

他…还是这个样子…

…没有变,手里拿着一根树枝,热心拨弄着旺旺的红红火堆:(“看直达…葛楠楠”“继娃…你光知道欺负我”“王加…你笑撒里”“嘿嘿…小刚(指了指我)”,跟本停不下来的脚步,双手堆起来的火堆(“夏,好样的…直达搭些柴”),他总是任劳任怨,有的只是→那么一丁点的可爱脾气(“葛楠…把你烟给我一根”…“继娃,打火机给我用哈”…“小刚,你抽不?”…“不用问王加了,年王加不抽烟”…哈哈),这不(呵呵)…他手里又燃起一支烟…独自!静静的蹲在火旁,盯着燃烧的树枝,(右手慢慢撑托起微偏的脑袋,夹在无名指与中指之间的香烟,却丝毫不影响鼻孔的正常呼吸,不怎么灵动的小拇指—此刻也悄悄地塞进微闭的嘴角)…这个人—像是深思…像是忧愁!平行于我们的第一天堂。(我们却有说有笑,直到夜深)…

…随风摇曳的火苗忽明忽暗,我们的—"世界"慢慢的失去了...“本来”温度,看不清的大地,纷繁的星光,在寒冷的月光下...侵袭着他单薄…孤单…寂寞…可怜…的身影,(我不知道→他内心饱受了多少的寒霜!在没有人知的黑夜→悄悄融化);人们还是围着篝火…淡淡的言语,已经没有了过多的争辨(静得可怕)…“树欲停而风不止”…似是有意…善良的告诉(我们)→“该回家了”

…回家…回家…(呵…呵…呵),多么的开心,每一年的这个季节…这个时间!一条路…不归途(开心)!(呵呵)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家…他可能真的呆不住,多少次的找寻,得来他妈妈的热切回答“小刚呀…王夏刚哈在直达里…只哈不知道跑啊达去了”,我悻悻的离开了去,他却游离在我不知的区域→独自快乐,乏味…!我们不能给他的→是安慰,是哪本该就不应拥有的举动(兄弟),不是因为我无知…可能因为我做作...,可能..也许→他就像是一个坐标点→看似每一次的接近…你却渐行渐远!没有触摸,没有读懂→他的心...他的世界(我们太可怜!)

…惟论情,举酒酣杯…尔肚大如缸,饮“水”如鲸,自愧不如于尔,来时悠悠岁月…不醉不归!

…冬天的雪是越下越大,他身体的厚度却始终如一,他那不变的颜色,没有多少色彩点缀...简简单单…好像也有那么一点的…招人“厌”(站在俗人眼里),你很多时候碰见他,手里面总有吃不完东西→停不下来的嘴…,“笑吃三界粗茶淡饭,哭品天下酸甜苦辣,不容于世俗之眼,却..落了个..洒脱于我行我素(我个人认知)”,有同情…有羡慕…我→自愧不如,太多的太多…

他→我有:说不完的优点,看不完的特点…听不厌的唏嘘…

告诉你....说:

他的嘴,是我吃不到的寒苦…

他的眼,是我读不懂的黑洞…

他的手,自当…撑起下巴的那一刻…我不知道如何落笔…

赠:一生挚友

→夏

解放军网,工程师,帝国,人口,跑车 Copyright @ 2011-2019 解放军网,工程师,帝国,人口,跑车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权所有